阅读历史

结局章六(全文完)

作品:我家皇后又作妖| 作者:弱水西西| 分类:历史军事| 更新:2021-06-01| 下载:弱水西西TXT下载

朱承熠有个想法:他要撤塞。(daquanlian)•(com)

站皇室角度考虑,塞王权利过大,皇室便永远不会安心,他燕安和燕安军此番差点遭了大难,正是源于这样的疑心。

❁喜欢看弱水西西写的《我家皇后又作妖》吗?那就记住[小说大?全]的域名[(daquanlian.com)]❁『请来[小说大?全]?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daquanlian)•(com)

而辽江此次是天高皇帝远,生了野心而出变。庆南则是内部夺权导致的乱子。

只要塞地塞王一直存在,这样各种各样的隐患便不可能完全消失。

不管是皇帝,朝廷,还是塞地,皆是担惊受怕。

与其如此,还不如统一了皇权。

他的这想法,一经提出便得到了内阁几位大人的首肯。大伙儿早就都有这样的打算了,只是基于燕安王是皇上他爹,又是京城保卫战的大功臣,所以谁都没法张这个口。

此刻皇上有这样的想法,众人皆是舒了口气,随后齐齐跪地,三呼万岁。

燕安王权利太大,他们这帮拥护朱承熠上位的老家伙都唯恐某日燕安王会逼迫儿子退位让贤,总有些惴惴不安。此刻好了,只要撤塞,燕安王手中没了权,便无后顾之忧了。

“我父王,也该回京颐养天年了。”

朱承熠很想家人,他们一家子很久没团聚过了。他希望以后一家人都别再分开,他爹娘为家国天下操心大半辈子,也该无所顾忌地回京享受生活了。

这事推进得很快。

辽江那里已被朝廷接管,自然无人反对。庆南王已表态将王位交于儿子,所以只需问过朱永泽。

朱永泽早就已经疲累于无休止的争斗,多年的血亲相残让他迫不及待离开庆南那个伤心地,加上常茹菲的缘故,他自然举双手赞成。

秦西王也被请进了京中。

听到所谓撤塞只是交出兵权给朝廷委派的大将军,依旧保留他们先前的王府,王位和封号,享有正经亲王待遇,世袭罔替,且再不限制自由后,秦西王也想不出任何理由反对,便这么应了下来。

一年后,燕安王夫妇在将一众事宜交接给朝廷委派到燕安,任安定大将军的常家大爷后,终于带着一众族亲回到了京中,与子孙全家团聚。

荣安带着孩子们拜见了燕安王,她终于见到了自己这上回过家门都没入,有口皆碑的英雄公公。

王妃也一如既往的热情,一见面就抱着荣安谢她为孩子们,为燕安,为儿子做的一切,荣安受宠若惊,赶紧好好谦虚了一把。

燕安王盯着自己漂亮机灵的乖孙子,喜不自禁,看着荣安将眼眯成了缝,满口都是夸。

能不夸吗?他一脉单传,可媳妇不到三年就给他生了俩孙。多能干!

一家子欢聚一堂,笑意盈盈,其乐融融,天伦之乐。

长宁在旁轻咳,可就是没人搭理她。

哼哼,她还是那个不受待见的女儿。

当日她担心燕安军前往辽江,却被老哥绑了带回了京城。后来她爹助京城脱困后要返回燕安,她好不容易找到燕安军中想帮忙,可她连爹的正脸都没瞧见又被爹派人给丢回了京城……

她与爹娘也是多年不见,可惜爹娘眼中还是没有她。以前只有哥,后来只有嫂,以后,自然只有孙子们了。虞荣安要是再生个一箩筐孩子,她估摸只能排到京城外了。

这样一想后,长宁索性坐去了一边端茶看戏,就让她看看爹娘何时能够想起来,他们还有个女儿?

那边,燕安王的视线也终于从两个孙儿转到了儿子儿媳。

“多谢你二人,为燕安一脉挣了个安宁!”燕安王本要一鞠,朱承熠却是放了七七。

小子大喊一声“祖父”,直接拐着小短腿就往燕安王身上冲。

燕安王赶紧收手蹲身打开怀抱,将长孙抱个满怀。

那边二孙子见状,竟也从嬷嬷怀中挣开,跌跌撞撞就跑来……

朱承熠小的时候,燕安王便因常年在外所以没怎么带过孩子,此刻两个孙子扑上来,直叫他呵呵哈哈,除了傻笑应和不知如何是好,由着孩子们在他身上扑,随后一手抱了一个……

王妃拉了荣安袖:“孩子们不怕生呢?”

荣安眨眨眼:“因为他们听说,祖父带了几十辆车入京,其中有一车是给他们带的糖和玩具。”这话自然是朱承熠说的,叫俩孩子兴奋到不行,满口都是“祖父”。

王妃听罢便也打开了怀抱:“快到祖母这儿来,祖母给乖孙孙们拿最香甜的奶糖果子。”

“祖父给你们做了木马。”

“祖母带你们去看玩具。”

“祖父带你们去骑马。”

“祖母给你们讲故事。”

“祖父带你们飞高高。”

“祖母给你们变戏法。”

“……”

老两口蹲在两个孙儿跟前,言行全是宠溺。

朱承熠旁若无人地揽了妻子在怀中,爹娘辛苦了一辈子,往后余生含饴弄孙才是真圆满。

两人相视一笑,甜煞旁人。

而那个旁人,自然是此刻连茶水都觉得酸的长宁了。

那边,七七已经大喊:“父皇母后,今晚我和弟弟陪祖父祖母睡!”

燕安王夫妇巴巴看来:“是是是,我们都说好了。”

荣安:“可祖父祖母一路舟车劳顿……”

“不累不累,与家人在一块儿,怎么会累?”

“成吧。”

王妃灿笑:“那一言为定。到时候我亲自哄孩子睡。”

“走了,宴席开始了,移步御花园吧!”

朱承熠笑对老爹:“你我多年没有好好喝一杯,今日可得不醉不归!”

燕安王连连摇头:“不成!爹答应了要带乖孙孙们好好玩的。不能食言喝醉了!是不是?”

两个孩子咯咯乐,一齐抱住了燕安王脖子,叫老头脸上褶子都深了几分。

荣安则挽了王妃,说御花园菊花都开了,正是赏菊时,知道他们今日到,特意加急送来了河蟹,又大又肥,定好好尝尝……

众人一齐往外走,再一次的,压根没人想起搭理长宁。

长宁彻底惊呆,看着那没良心的一二三四五六,六道身影……她不是亲生的吧?肯定不是!太过分了!

“喂!你们六个!给我站住!”

燕安王头都没回,抱着孩子与朱承熠边说边走,渐渐远去。

而王妃则一回头:“大呼小叫,没规没矩,难怪嫁不出去!”

“……”长宁瞬间后悔开口,她有预感接下来她娘要说什么了。早知道,还不如就乖乖当个背景呢!

果然王妃一开腔,就是长宁的头疼事。

“这会儿知道孤家寡人的难受了?知道一家人有说有笑的好了?知道老有所依,有所恋的感觉了?”王妃狠狠戳了女儿脑门。这么大个活人杵在那儿,谁还真能看不见?就是刺激她呢!

长宁如个霜打的茄子顿时蔫了。催婚,催婚,催婚,这是她作为大龄待嫁女最大的苦恼。

“白长个漂亮脸蛋了!”

“这也怪我。”荣安挠挠头。“我当日答应给长宁相看个好夫婿,是我没办到。”

“与你何干!”王妃很是通情达理。儿子成了皇帝,女儿还会嫁不出去?一个个想要求娶女儿的怕早就排到京城外边了。女儿嫁不出去,自然只能是她自己不肯嫁的缘故。

“这臭丫头像她爹,倔得很!”王妃一把拉过了女儿。“不过不要紧。娘回京了,以后这事娘亲自督办!娘有的是时间和精力,在你点头之前,娘争取以后给你每天安排一场相亲,”

“……”长宁欲哭无泪。她错了,真的错了,刚刚不说话多好。“您以后还是含饴弄孙好了。”

“是要弄孙。除了孙子,自然也得有外孙!娘一定督促你,早早给娘生个外孙来弄。”

长宁:“……”救命啊!

王妃是个急性子,宴席上便开始给女儿张罗了起来。

长宁今非昔比,求娶之人当真不少。王妃意头一露,便有不少夫人表达了好感。长宁想退,也被深知她秉性的王妃派人给堵了回来。

宴席上,荣安卷起了袖子,挥退了宫人,打算亲自剥蟹。

吃蟹嘛,自己动手吃的才香。

这时候的蟹最肥美,蟹壳一开,满手流油。

上去一啜,鲜!……腥?

荣安胸口一阵翻腾,一时没能压住,干呕了起来。

不好的预感上来,御医已到了跟前。

还能是什么?

她的饮食此刻精细得很,还能是吃坏了不成?

有了!

又有了!

那边御医大喊喜脉,內侍报着喜,一堆人喊着“双喜临门”,朱承熠哈哈乐,两个儿子听闻又有弟弟妹妹来了正拍手笑,就她一人想哭怎么办?

怀上二胎时她就许愿了,生完那一胎,她要好好休养几年的。可这才多久?怎么就又怀上了?

众目睽睽下,她只得挤了个难看的笑。

朱承熠安慰她:“想想冰雪聪明可爱,像你的女孩,这个就是。”

陶云:“你生下的这个女孩,以后许给我家吧?咱们定个娃娃亲?咱们两家联姻,将来的孩子一定文武全才。”

常茹菲:“你多好啊!你只管生不用带。轻松!”不像她。婆家基本倒了,娘家那里,两个兄长都娶了媳妇,她娘家管孙子都不及,没人能帮衬她一把,搞得她又有了身孕还得带儿子,好累。

颜飞卿:“生生生!你多生一个就是赚一个!咱们都得给你的孩子们送礼送银子呢不是?”绒花铺子生意一直很好,可荣安管不成,常茹菲没时间,陶云相夫教子,就数颜飞卿最闲。于是曾经娇养,干啥啥不成的颜大小姐此刻成了铺子最大主子,银子挣到手软,财大气粗得很!

长宁则尤其开怀:“好嫂子,解围之恩,小姑子我放在心上了!”

就这样,宴席的主题再次一转,来到了荣安的肚子上……

这些年,不是没人劝朱承熠纳妃。

但他以答应了先帝和皇后不纳妾的理由打发了众人。也是因着荣安能生,时间一长,这事也就没人提起了。

此刻荣安的肚皮再有动静,更让众人津津乐道。

都是嫡出,一脉相承,可以省下多少是非争端呢……

不满的荣安瞥眼看见朱宏文,才突然想起了一桩事。

当年成婚前,朱承熠将朱宏文弄去陪床,逼着吃鸡蛋,当时朱宏文怎么说来着:“三年抱俩,五年抱三”?

朱宏文也想到了这事,噗嗤一下笑出声。

而朱承熠当晚则直接被荣安踢下了床……

……

八个多月的时间一晃而过。

常茹菲生了个女儿,叫荣安好生羡慕。

朱永泽得意得很,大概是故意让朱承熠眼红,所以大办满月宴。

长宁还是没嫁出去。这些日子她横挑鼻子竖挑眼,叫王妃暴怒了好几次。

王妃如何不着急,二十了,老姑娘了!

于是朱永泽二子的满月宴席上,王妃再次劝道:“你好好看看这宴席上人。庆南世子交友广阔,瞧着倒是不少面生的年轻才俊。”

“不用了。我打算择日比武招亲。”

“像话吗?你哥是皇帝?你抛头露面招亲?你要丢谁的脸?还比武?你是怕说书的和唱戏的没素材是吧?”

然而,每每都是如此,越是热闹,荣安的身子便喜欢凑热闹。结果,再一次的,宴席上,她的阵痛来了。

四个时辰后,荣安平安生产。

她又想哭了。

还,还还,还是儿子!

她的女儿呢?

女儿在哪儿?

朱承熠:“咱们下次再努力?”

虞爹:“儿子好,以后放一起习武。”

虞妈:“家里儿子多,娘一直忙着做男孩的针线活,刚好还能多点时间给外孙女做衣裳。”

燕安王夫妇:“只管生,我们帮着带。”

荣安太阳穴突突跳,老大老二这些日子跟着公公,几乎已经疯成了皮猴。公公和爹还交好,结果加上虞家的小弟,三个男孩天天不走寻常路,每日只想着飞天遁地水上漂……

一想到家中将来一群皮猴,她简直不寒而栗。

荣安找御医把了脉,御医说她身体强健,一点毛病没有,容易怀孕很正常。

“……”可荣安不想生了。

她累了。

一段时间后,荣安招来了已有十三岁的朱宏文:“你觉得,此刻的你,可能担重任否?”

朱宏文未曾多思便摇头:“此刻大周正是休养生息时,皇上将国治理得很好,再等几年吧。”

荣安眉头直跳。几年?

再几年?

不行。她要憋死了!

而且……

她如何没有感觉到,当年内阁虽是不得已才选了朱承熠,可当朱承熠不但在武治方面,连文治也表露出才干后,事实威信正在与日俱增。刚刚这一两年,就是内阁也没一个人有暗示他退位之意。

那日陶云来说话时,故意露了点口风,其中之意大概便是她家老头子和内阁几位都不介意朱承熠反悔当日应承。

那么,这皇位岂不黏在屁股上了?

不要!不稀罕!

“给你两年!最多两年!快些成长起来!”荣安催促着。

……

又是半年过去,长宁还真就摆起了擂台招亲。

谁打赢了她,还得过了她精心设下的难题才能成为她的夫婿。

地点选在了京城王府,为了朱承熠颜面,参与者都经过了筛选,必须是身家清白无污点的良民。

然后,荣安的老毛病又犯了。

这最是人多热闹时,眼看擂台比武将开始,她的胃腹又开始翻江倒海。

这熟悉的感觉,让她自己起身找到了府医。

确认了脉象之后,她仰天长叹,谁来救救她?

她分明很小心,还一直喝着避孕的汤药,怎么还会怀上?

府医弱弱:“药物难保万一。这种事多了去了。”

“男孩女孩?”

府医心中瞥眼,这不是废话吗?才不到两个月,谁知道?但有一点世人皆知,皇后娘娘想要女儿。万一娘娘因为他的答案不痛快,导致龙胎出事,这谁担得起?

“以奴才鄙陋才学判定,女孩的可能偏多。”

“当真?”

“不敢做谎。”

荣安如何知晓,她这一胎,是朱承熠示意了御医,稍微改了她的避孕汤药成分的后果。

在知道这事后,她狠狠出拳,捶得某人跳。

“敢情累的不是你,疼的不是你,煎熬的不是你对吧?”

朱承熠上前将人搂入怀:“错了错了,我这一忍就是一年多,比你还辛苦呢。是不是?”

……

于是,当长宁终于觅得如意郎君出嫁之时,荣安的肚子也发作了。

第四胎。

毫不意外。

又双叒叕是男孩。

在看见颜飞卿和葛薇家女娃娃那软软糯糯,冰雪可爱的模样时,她太喜欢了,快成执念了。她就想要个女孩,怎么就那么难?

荣安觉得自己要郁闷。可日子过得太舒心,周围的人太温暖,她装病都装不起来!

这些年,大周风调雨顺,进入了快速发展期,四海升平,八方宁靖。

将军府葛氏又生了一胎,是个女孩。

陶云也再次有了身孕。颜飞卿也在今年初给郝岩生下了长子。就连小荷也嫁了人。

荣英则在庆南军中崭露头角,一手残疾反而磨砺了他的心性,在郝老将军亲自言传身教下,他终于长成了一个有担当,有正义感,将保家卫国视为己任的好男儿……这也让虞博鸿多了一层欣慰。

荣安给朱宏文的两年时间到了,朱承熠也觉得到了该退下之期。

朱宏文在这几年学识和武艺都进步巨大,朱承熠一直有让他听政熟悉,他虽年纪尚轻,但问题不大。

内阁众臣与朱承熠私聊一次,直言了当希望他可以继续担下皇帝重责。只要他点头,他们可以撕毁当年协议,帮他与朱宏文相商,

近年安心作画,久不露面,只做了几日皇帝的朱永兴亦是极力挽留朱承熠。在他看来,朱承熠是个对大周负责的好皇帝,有他担着,对大周是个令人放心的保障。

朱宏文也表示,他等得起。他其实很想说,这些年的相处,他舍不得离开他们。若皇上有不舍,倒是他可以退出……

朱承熠拍了拍他肩膀:“相信你自己!只要记着以那些反王为鉴,有诸位大人帮着,你会是个好皇帝。”

“那您……退下之后……”

“我要带妻子出去走走。”

“还回吗?”

“自然。我的家在京城。家人都在这儿,自然得回。”

“那我等您回宫。”

“那……就不必了。”

“您是太上皇……”

“不了。”朱承熠笑。此刻朱宏文还小,等他城府深了,绝对不会喜欢自己这个老不死的待在宫中,成为他皇位的隐患。“我就想过清闲日子,到时候就不回宫了。以后,还请皇上多加照应燕安王府。”

朱宏文眼中含了泪,执意跪地磕了三个头。

朱承熠在一片不舍和惋惜中退位了。

朱宏文登基。

感念太上皇所做的一切,朱宏文当众应承,会永远将太上皇当做亲生父亲孝敬。

燕安王被提到了宗室,主管宗室事务。这是个闲职,但地位很高。这对朱承熠一脉,也是个巨大保障。

另宣:太上皇朱承熠长子朱永霄封定王,而燕安王王位则将来由朱承熠次子朱永煊来承。

一门两王,算是对太上皇一脉的犒赏和保障。

对此,朱承熠是满意的。

这些年他们将朱宏文教得很好。有如此重情厚义的皇帝,不但是家族之福,也是大周之幸。

将孩子们托付给了家中后,他去实现多年前的许诺,带荣安游山玩水。

两人坐船顺流而下,开始了他们的旅程。

三个月后,他们回了京。

“这么快回来?”众人惊。

荣安黑着脸,朱承熠则嘿嘿笑。

船一路往南,边走边玩。

可才玩了三地,总共才不到两个月,荣安又吐上了。

喜脉。

原本荣安还想坚持,可那船左摇右摆,让她吐得昏天黑地,没法子,只得作罢。

“回京吧。”她认命了。“回家生女儿去。”这一胎,总该是女儿了吧?

将船换成了马车,一路慢慢悠悠,走一段歇一段才勉强止吐,结果回家就用了二十多天。

众人再次笑倒。

“以后别折腾了。在家待着多好。”众人齐来看她。“咱们陪你打马吊,难道不惬意吗?”

“来!玩钱!十两银子一把的!”荣安撸起袖子。她发现了,一抓到银子,嗯,舒服多了。果然,还是银子孩子乐子适合她!

这一胎生下,从稳婆的神色中,荣安便知还是男孩。

她长叹一气。

当朱承熠进来安慰她时,她却抢先开口:“我就不信,我生不出女孩来!”

她勾了他脖子,“等我养好身子,我们再生。若不生出女孩来,我誓不罢休!”

……

(全文完)

(daquanlian)•(com)

弱水西西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快穿女主真大佬》第418章 我家师姐最最好35

《我家皇后又作妖》结局章六(全文完)

《嫡女毒谋》第一五零四章 终章(新文《掌贵》求收藏,求推荐)

希望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