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六四章 大侠之死

作品:剑客行| 作者:古龙| 分类:其他类型| 更新:2023-01-26| 下载:古龙TXT下载

长髯老人巨掌停在空中,冷眼望了望婉儿,一语不发!

婉儿却抡指点着四周观战群雄道:“你们!鼎鼎大名的‘武林四公子’!堂堂九大门派的掌门人!侠名满四海的‘穷家帮’!难道就大睁白眼,干看着由展小侠一人,为你们大家卖命吗?”

这话说得群雄机伶伶打了一个冷战!

个个面现愧色!略有血性的人,已跃跃欲试,但尚迟疑着,未有一人出手!

婉儿抡眼看见展白面白如纸,嘴角血迹殷然,站在那里已是摇摇欲倒,而长髯老人巨掌将欲击下,“太仓之鼠”、“葱岭之鹰”及白发婆婆,均已蓄势待发,不由急道:“你们都是怕死鬼!但愿小侠若是战死了,你们一个也别想活!….。”

所谓“遣将不如激将”。婉儿此言一出,群雄蓦然从惊骇中醒悟各人的处境,更明白了展白拼死力战原是为了力拒“南海门”,以保存中原武林各门派的命脉,不待婉儿话了,已纷纷欺上前来……

“龙神太子”估不到婉儿两句话,便激使群雄出手。当时一声暴喝道:“站住!谁要胆敢上前一步,必杀无赦!”

这一声暴喝声如雷震!

上面欺近的群雄,不由脚步一顿……“怕死鬼!逃命去吧!姑娘跟他们拼了……”

婉儿怒叱声中,娇躯一顿而起,左掌横劈“南海龙女”正面,右手“搜魂指”,就身形疾扑之势,猛向“龙神太子”点去!

婉几冰雪聪明,她已看出“龙神太子”手执“金龙令”,乃是发号施令之人,故而虚打“南海龙女”一招,而以全身功力向“龙神太子”攻去!

她想一击奏功,把“龙神太子”毙在指下,则“蛇无头不行”,方可救展哥哥一命!

但她低估了“龙神太子”兄妹的武功,岂是一招便可令她得手的平庸之辈?

就在她身形刚一纵起的瞬间,只听“南海龙女”娇喝了一声:

“丫头!你当真是活腻了!”

声出招至,三尺长的水袖“刷”的—。声,正抽在婉儿的纤腰之上!

这一袖子,足把婉儿打得滚出一丈开外,立刻倒地昏死过去!

可是,暴喝声中,群雄已纷纷扑了亡来!

“龙神太子”一见情势不好,手执“金龙令”牌,急叫道:“仇公公听着!姓展的小子是交给你了,‘金龙令’下有死无回!如果姓展的小子活过今夜,一切唯你是问!”

喝罢,收起“金龙令”,与“南海龙女”合力抵挡群雄,武功较差、距离又近的,竞被震得跌滚在地!

众人惊愕而视,待尘定人显,才看出那三声巨震,原是长髯老人仇如海,在“金龙令”的逼迫之下,汇集了百数十年的内功修为,以全力击出了三掌!

而展白竟把那三掌硬接了下来:

此时,二人对面而立,脸上表情木然,但却充满了凝重之色,四目互睁,瞪视着对方,似是等待着对方倒下……

众人都看得出,长髯老人与展白鏖斗了一夜,惧已负伤吐血,方才那三掌硬拼,必都已用出了周身最后所有的残余真力!

这三掌必已生死立判,胜负立分!

但在二人对立瞠视、还没有一方倒万之时,任何人看不出,他二人究竟是谁占了上风?

大家等着一方倒下去!

这样的等待,一刹那等于一年、十中之久!

终于——展白身形微晃了晃……

长髯老人摆了摆……

“轰通!”

犹如倒了座山!

众人齐声发出惊噎!

明显地听得出来,惊噫声有的震惊,有的欣喜!

原来先倒下的竟是长髯老人仇如海!

展白此时,脚步才踉跄了两步,张口又溢出满嘴鲜血他投给倒在脚下的长髯老人惋惜的一瞥,喃喃自语:

“但愿我没有杀死你——老人家……”

说罢,他眼里竞滚动出粒粒如珍珠的眼泪,这才掉转头来,脚步踉跄地走去!

恋人、未婚妻、朋友、知己、敌人、仇家,甚至连雷大叔,他不看任何人一眼,一直向前走去!

他低着头,脚步踉跄,走至任何人身前,都轻轻地抚一下那人的肩膀,但却一言不发!

任何人看得出,显见这一场毫无意义的血腥惨杀,伤透了这位忠厚诚实、心地光明的少年侠士的心!

众人一齐木然瞠视着他默然离去!

突然——一声悲惨的哭号,划破沉默的空气!

这悲号之惨,犹如杜鹃泣血,深闺断肠,闻之令人鼻酸!

众人愕然惊视!

原来是白发苍苍的白发婆婆冷艳红!

她突地扑至长髯老人身边,伸出抖颤的双手,一摸长髯老人的心窝!

触手冰冷,这武功盖世,纵横一生的长髯老人,心脉已绝,早巳命绝多时!

白发婆婆心如刀搅!

这一刹那,时间静止了!

她想起了自己少女时代,绮年玉貌,武功高强,突然遇上了武功比自己更高的一个美少年仇如海——就是现在陈尸地上的长髯老人!

她与他一见钟情,互相爱慕,互订终身,新婚燕尔的欢乐;他负有一身血海深仇——否则,他怎会起那么个怪名“仇如海”——她助他雪恨,快意恩仇,然后二人并道江湖,游遍了国内名山大川,踪迹遍四海,郎才女貌,武功脾视宇内,羡煞了当时多少青年男女?

他二人比翼双飞,朝夕不离,恩爱逾恒,数十年如一日,白首偕老,只羡鸳鸯不羡仙!

但二人武功绝高,眼空四海,少年得意,难免行事有些任性,心目中只知有己,不知有人!

为所欲为的后果,就是积怨招悔!

敌人越来越多,朋友越来越少!

后来,不为仇家所容,被仇家纠集了中原武林数十名武林高手,围殴追杀!

二人在中原不能立足,相偕亡命海外,并有多年好友、方外至交“佛印法师”同行!

亡命海外的生涯,反而使他们夫妻度过了一段平静无波的爱情生活!

舟行于海,并肩操桨,依偎山头,坐看云起;睡卧林泉,以大地为床……有爱,便有了一切!

直到头发白了,已届耄耋之年,他二人伉俪情深,犹胜青年!

爱当真是愈老弥坚!

可是,他们依仗庇护的主子“南海一君”海龙神却突然兴起了称霸中原的心理!

“吃人家的饭,给人家干!”他夫妻当然“义不容辞”,而且,他夫妻静极思动,也兴起了跃马中原驰骋壮志的雄心!

加上武功本就高强人又在岛士埋头潜修了数十年,自认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

少年谋划,老年求名,乃是人之常情……

可是——现在呢?鸳鸯折翼,连理断枝,发现长髯老人已死,白发婆婆的伤感是无法形容的!

她突然厉叫道:“姓展的小子!站住!”

展白却充耳不闻,依然踉跄着脚步,向前走去!

残夜已逝,黎明来临!

但天边有一层灰蒙蒙的自云,朝阳有气无力的暗淡光线,照着广大院落中满地横尸,有一种令人说不出的凄惨景象!

白发婆婆见展白理也不理,心伤老伴死亡,痛不欲生,厉啸了一声,猛向展白身后扑至!

人未到,招已出,“搜魂指”神功运集指端,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向着展白后心,猛插而下!

展白腑内真气四窜,双眼发黑,右掌心、左臂督,重伤之后,又与长髯老人硬拼了三掌,连他自己也不相信,三掌硬拼下来,死的竟是长髯老人而不是自己!

方才血溅肉飞,肝脑涂地的惨状,犹在眼前晃动,他深深觉得这样疯狂的惨杀,实在毫无意义!

他反复地在心中自问:“这样,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了名?为了利?为了那本天下第一奇书《锁骨**天佛卷》?……”

“《锁骨**天佛卷》,自己早已经当众撕毁了!但贪婪愚妄的人们,硬是不相信自己!牺牲了性命,却争得是一场空的东西!…。”

“一场空!一场空!名和利,还不也是一场空?‘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人生数十年的生命,称雄,称霸,又能如何?……”

“金银财宝堆成山,富将王侯,又能如何?百年大限一到,还不是一场空?准保一个子也带不走!……”

他身心两伤,因此,任何人不愿理,只想早一点离开此地,离开这愚昧的人群,离开这血腥的战场……突然——身后一股劲风,疾啸而至!

他下意识地侧身一躲!

但他重伤之下,身法已失去灵活,这一躲,并未能躲开!

只躲过了后心要害,“噗”的一声,他只感到右肩脾一阵锥骨的巨痛!

双眼一黑,他再也支持不住,伟岸的身躯摇了两摇,终于,推金山、倒玉柱似地倒了下去!

这回真的倒了!

一个大英雄的倒颓!一颗巨垦的殒落!

无数的伤害,无数的打击,使他的思维停止,脉搏不再跳动,灵魂沉入了黑暗、无知、混沌……

重回到降生以前的渺茫!……

这一击使展白毙命的,正是白发婆婆冷艳红悲愤中集全身功力的一指!

她一指击毙展白,仅仅呆了一下,没有得胜的骄傲,也没有战败敌人的快乐!

她反身扑至长髯老人的尸身旁边,一恸而绝!

白发婆婆冷艳红也死了!

痛哭她丈夫,哭死的!

而她死时,与丈夫并肩而卧,双手紧抱着丈夫的脖颈!

诸君!您能说这爱情不伟大?您能说她不是至情至性之人?

不问她的性格如何桀傲,只凭这专情,天下有情人,必会为之一哭!

人人希望有这样专一的爱侣,“生而同裳,死而同棺”!

这突然的变化,使当场之人大大地一憎!

但真正的好人,真正舍己助人的人,死后是不会寂寞的!

因很多的人会怀念他!

首先是慕容红,“嘤”的一声悲泣,扑倒在展白身上!

接着是那有着“江南第一美人”之称的金彩凤,这位娇贵的富家千金小姐,素常是极力约束着自己的情感,此时,心上人一死,再也抑制不住,她悲哭了一声,俯在展白的身上!

她的爱心,第一次当众表明,但她的爱人已经死了!

慕容红抬起泪眼,看了看这位美逾天仙的女人,但她已经没有丝毫醋意!

反而觉得她是跟自己一样,值得同情的可怜女人。

樊素鸾,那有着男儿风的少女,此时也忍不住踱到展白身边,从怀里掏出一方丝巾,轻轻为展白拭去脸上的血迹!

她没有痛哭,她只是包着满眶晶莹的眼泪,哀悼展白,像哀悼她的一个知已!

幸亏婉儿先已昏死过去,否则,不知她怎样痛哭哩!

“太白双逸”的哭声,当真是惊天动地!

因为死的是他二人的“小恩公”!

他兄弟身受“霹雳剑”展云天的大恩,展云天冤死,他兄弟无一以为报,才以“活死人”、“死活人”自称!

后来遇到展白,知是恩公后人,想对恩公之子尽己心力以报大恩,却设想到小恩公竟然战死,使他兄弟有心无法尽,所以哭得最恸!

茹老镖头老泪纵横,但他还沉得住气,连道:“先别乱哭!看看展小侠还有救没有?”

待他一探展白曼息,不由就凉了!

原来展白早已死了!

雷大叔却硬挺着没掉泪,他木然卓立,嘴中喃喃道:“贤侄!

你死得有价值,轰轰烈烈!不愧展云天后人!不愧展云天后人!……”

就连天下群雄,也莫不走至展白的身边,沉哀致意……

“闪开!”突然,众人身后传来一声暴喝!

众人悚然而惊!摆然回头一看!

只见“龙伸太子”傲然而立,俊面含煞,杀气迫人!

在他身后站定“太仓之鼠”与“葱岭之鹰”,同是面目狞恶,阴森如鬼!

“南海龙女”却背脸站立一旁,双肩抽搐,看样子她也哭了,但不知她是哭淮?

——这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因为,她私恋着展白,但总无法当着群雄去哭敌人!……

“龙神太王”及“二凶”的武功,群雄早已见识过,展白一死,可说无人敢与他三人为敌!

这三人自有其不可轻视的威慑力量!

大多数人均吓得身不由己后退了两步!

只有那三个痴情的少女,哀哭恋人已死,没有理会“龙神太子”的喝叱!

“龙神太子”两道细眉一挑,满面杀机,赫然劈出一掌!

掌风如飘,三女惊觉齐呼暴退!……

雷大叔怒目倏睁,叱道:“好狂妄为小辈!老夫接你一掌!”

此声中双掌一翻,猛向来势迎去!

“轰!”暴喝声中,雷大叔被震得身形连晃,后退了三步!

“龙神太子”更不待慢,刷!刷!刷!接连三掌,环攻而出!

雷大叔竟不是他的对手,被三掌猛攻,逼退三四丈开外!

“龙神太子”倏然收住攻势,回头对“二凶”喝道“搜!看姓展小子身上有没有那本天下第一奇书?”

“太仓之鼠”、“葱岭之鹰”大步走至展白尸身之前,探手向展白怀中抓去!

突然传来一声娇叱:“不许动他!”

飞掠而前一条娇小人影,横挡在展白身前,正是满面泪痕、伤心敬绝的慕容红!

她粉脸似冰,忽向“二凶”叱道:“谁敢动他一下,姑娘便跟谈拼命!”

她看来娇弱不胜,但为了一心维护丈夫的遗体,竟有一股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仪!

“二凶”那么狂傲的两太魔头,竞当时一怔!……

身后一声冷哼!

“南海龙女”使地欺身而前,粉面冰寒,以阴森已极的语调,对慕容红喝道:“他是你什么人?死后还值得为他拼命!”

慕容红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在仇人面前,她硬是没哭,酥胸一挺,昂然道:“他是我的丈夫……”

未容她把话说完,“南海龙女”脸色一变,狠叱道:“去你的!”

沉叱中,一掌向慕容红面门拍去!

慕容红双掌一迎,“砰”的一声暴响,连被震退十数步出去!

“南海龙女”一掌震退慕容红,并未趁势追击,抬手理了理鬃边乱发,只见她一双纤手微颤地向展白身上摸去!

她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接触异性的躯体,也是她第一次钟情—个男人,虽然那是一个死人!

她娇颜酡红,芳容如醉,以一种从未体会过的奇妙心情,双手颤抖着抚摸展白的周身……

“妹妹!秘录在不在他身上?”

“南海龙女”快然一惊,抬头见是“龙神太子”向她发问,不由脸孔一红!她只顾了沉醉在一种玄妙的幻想之中,却忘了是要在展白尸体上来搜索那本天下第一奇书的。

她一语不发,起身便走!

经“龙神太子”一问,她才记起自己的身份,难为情,使她不知怎样说才好,只有一走了之。

“龙神太子”追问了一旬“没有在他身上吗?”

“没有!”

“南海龙女”头也不回地答道。

“我却不相信!”“龙神太子”说罢,大步走向展白尸体!

金彩凤纵身挡在展白身前,道:“他己死了!请你不要再动他,使他死而不安!”

这几句话,说得很是委婉,似是一种哀求,由这美逾天人的金彩凤口中说出,更觉凄楚动人!

“龙神太子”眼前一亮,金彩凤之美,真可称得起是艳光照人!

“龙神太子”本是有名的花花公子,好色成性,初踞金府,他以迷药把金彩凤迷住,金彩凤撕破周身衣服,几乎得手。想起那旖旎风光,他心中不由一荡!

但《锁骨**天佛卷》的吸引力,却又比美色重要得多。“龙神太子”不愧有“枭雄之才”,虽喜女色,但并不迷糊,美女到处可求,《锁骨**天佛卷》却是百世难遇,他权衡轻重,当然是弃美色,取奇书!当时,向金彩凤一笑,道:“姑娘,我错过了一次机会,至今后侮!不过,我可以说句老实话,姑娘之美,可称得起天下无双!”

金彩凤心中也一动。人,没有不喜欢赞美的,尤其是女人。

“龙神太子”俊美出俗,风度溯脑,含笑望着她,讲清秀俊美实要超过展白之上,但脸上轻薄的笑容及双眼的邪气的光辉,却使人觉得他远不及展白忠厚可靠。

她望着这暗用迷药、差一点使自己**于他的美男子,秀脸一红,芳心乱跳,一时之间不知说什么才好……“龙神太子”突地伸出两指,捏住金彩凤粉脸上的一片嫩肉,摇了摇,咭咭笑道:

“现在本太子没有兴趣,等事过之后再找你……”那动作轻薄已极!

金彩凤想不到堂堂的“龙神太子”,竟当众做出如此下流动作,想她乃是名门闺秀,心性素极高傲,哪能当众受到如此侮辱?

不由怒极!也没有说话,反手一掌,向“龙神太子”脸上掴去!

“啪!”

一声脆响,“龙神太子”脸上立刻暴起五条红色指印!

一是“龙神太子”不防,再者“龙神太子”对着美色究竟有点色授魂与,神不守舍。否则,以他的武功来说,金彩凤无论如何是不会一掌得手的!

但,这一掌却打出“龙伸太子”的怒火!只见他脸色一变,厉叱道:“丫头,你找死!”

厉叱声中,左手五指叉开猛向金彩凤如花粉因上抓去,右掌却由肘底穿出,疾向金彩凤酥胸上按去!一招两式,快逾电光石火!

看来他就要施展狠毒招式,不惜辣手摧花!!

古龙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古龙文集·小李飞刀(全9册)》第五十六章 出鞘剑

《名剑风流》第40章 妖法无边

《大旗英雄传》第四二章 落日照大旗

《失魂引》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

《碧血洗银枪》第三十九章 解答

《剑客行》第六四章 大侠之死

《三少爷的剑》第四十七章淡泊名利

《孤星传》第十五章

《萧十一郎》第五十九章 真相大白

《护花铃》第二二章 群奸授首

《九月鹰飞》第三五章 一决胜负

《飘香剑雨》第九十六章 赠君明珠

《多情剑客无情剑》第八十九章 蛇足

《剑毒梅香》第十五章

《流星蝴蝶剑》二九

《苍穹神剑》第十章 大战天阴教

《武林外史》正文 第三一章 龙争并虎斗

《陆小凤传奇》古龙文集-陆小凤传奇:剑神一笑(7)_第二十章 微笑的剑神_04

《英雄无泪》书评:一起仰望古龙的星空:英雄无泪

《情人剑》后记

希望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