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周镜 作品集

  • 迷津雪 迷津雪 连载中

    点击阅读

    分类:其他类型|

    破镜重圆|伪兄妹|都市开篇十三岁时,因父亲工作外派别国,沈清央被送到父母好友家借住。去时路上,父亲向她提起徐家次子徐行知,道他斯文优异,温和有礼,是众人眼里可遇不可求的人物。第一面,是在徐家书房,少年立在檀色书架前,白衣黑裤,斯文冷淡。他视她如空气,搭着厚重原文书脊的手,清晰修长,骨指分明。后来这双手,抚过她的脸颊,揉过她的唇齿,空无一人的会议室里,他低眼淡垂,贴耳威胁:“方才,你在对谁笑?”-徐行知是神经病。沈清央在心里骂过他无数遍。大学四年,在无人知晓的地带,她彻底领教到,少年那副优等生皮囊下,藏着怎样的败类姿态。后来他们一拍两散,长日沉浮,再重逢已是五年后。徐行知归国,科技新贵,风头无二,同年少时一般人人称颂。家中聚餐,沈清央听长辈话,上楼来喊他吃饭。男人站在衣帽间镜前,清冷淡漠,取出衣柜中悬挂白衬衫。她不进去,靠在门口,口吻平淡喊他下楼。“吃饭?”徐行知扣上衬衫最后一颗纽扣,从镜中看她,“要通知他们,我们准备明天领证结婚吗?”女律师×科技新贵内柔外刚×斯文败类“隔岸无旧情,姑苏有钟声。”“荒诞人生,唯不舍你。”-年龄差2借住 | 微强取 | 男主占有欲很强*双初恋*男女主皆非完美性格,请勿苛责文案存档于2023.10.11

    最新章节:第 29 章 29|2024-06-20

  • 长情 长情 连载中

    点击阅读

    分类:其他类型|

    【每晚六点更新。】-分手多年,叶蓁再遇秦既南,是在同学聚会上。名利场中人人赔笑,他身居高位,漫不经心,一如当年——当年A大无人不知她与秦既南。少年众星捧月,倨傲冷淡,什么都看不上眼,唯独对她动了心思。叶蓁躲他,却偏偏在暴雨中被他困住。狭窄空间内,他轻勾她发丝,低头贴近:“躲什么,现在又不会亲你。”-重逢后雨夜,聚会结束,她在湿漉漉的廊前停步,身后男人脚步也随之停下。四下阒静,叶蓁仰头,一滴凉雨掉落指间。“秦既南,”她喊他的名字,黑色素裙美得倾国倾城,回眸平静道:“就送到这吧。”她与秦既南,互知秉性,情深难灭,再送下去,不是纠缠到怀里,就是纠缠回情中——无论哪种,她都承受不起。即便预见了所有悲伤,我也依然愿意前往。——《降临》△冷美人×公子哥△大学校园-都市|HE微博@周镜M文案于2023.09.16—————预收《情书》——————破镜重圆|伪兄妹|都市开篇-十六岁时,因父亲工作外派别国,沈清央被早已离婚另嫁的妈妈接走,住进徐家。去时路上,妈妈向她提起徐家次子徐行知,道他斯文优异,温和有礼,是众人眼里可遇不可求的人物。第一面,是在徐家书房,少年立在檀色书架前,白衣黑裤,斯文冷淡。他视她如空气,搭着厚重原文书脊的手,清晰修长,骨指分明。后来这双手,抚过她的脸颊,揉过她的唇齿,空无一人的会议室里,他低眼淡垂,平凉嗓音贴耳威胁:“方才,你在对谁笑?”-徐行知是神经病。沈清央在心里骂过他无数遍。大学四年,在无人知晓的地带,她彻底领教到,少年那副优等生皮囊下,藏着怎样的败类姿态。后来他们一拍两散,长日沉浮,再重逢已是五年后。徐行知归国,科技新贵,风头无二,同年少时一般人人称颂。家中聚餐,沈清央听长辈话,上楼来喊他吃饭。男人站在衣帽间镜前,清冷淡漠,取出衣柜中悬挂白衬衫。她不进去,靠在门口,口吻平淡喊他下楼。“吃饭?”徐行知扣上衬衫最后一颗纽扣,从镜中看她,“要通知他们,我们准备明天领证结婚吗?”白天鹅×没道德外柔内刚×斯文败类“爱不重要,想要你最重要。”“荒诞人生,唯不舍你。”△男女主无血缘|从始至终不在同一户口本上|借住

    最新章节:第 14 章|2023-12-03

  • 少女的祈祷 少女的祈祷 连载中

    点击阅读

    分类:其他类型|

    【本文将于8.1日零点入v,感谢支持正版~】-与顾连洲重逢时,楼梯间,光影一明一暗。男人骨骼分明的手扣着蓄势待发的扳机,漫不经心撩眸,眼尾锋利,看向被逼入死角的罪犯:“别挣扎了,没用。”罪犯伏法后,在医院里,队友同温意握手,赞温医生临危不乱,顾连洲语调慵懒,笑着开口:“这是我——”“顾队长,”温意面无表情,打断他:“初次见面,您多关照。”顾连洲眯起眼:“长本事了,连哥哥都不认?”她神情分毫不变,疏离冷漠:“不好意思,我出过车祸失忆了,不重要的人和事都不大记得。”–16岁时,温意偷偷喜欢上闺蜜的哥哥,对方随性张扬,生着一双漆黑狭长的眸,五官出色到极具攻击性。她生来乖巧温软,悄悄把他放在心里,成为一整个少女时代的祈祷和长愿。高考毕业,温意鼓起勇气,一腔热忱惨遭拒绝。然而多年后,她同别人约会当晚,却被顾连洲扣着手腕,逼到角落。男人轻而易举抵住她膝盖,气息寸寸落入脖颈,冷笑:“就他你也看得上?”温意背靠着墙,一言不发,抬脚狠狠踢他。旁人眼里一向骄傲狂妄的顾连洲,却是沉默片刻,漆黑眉眼缓缓垂下,低声问:“如果他有机会,那能不能也给我一个机会。”–暗恋无声,他的回响震耳欲聋刑警队长×外科医生-文名源自杨千嬅《少女的祈祷》-文中相关医学知识均来自网络资料查阅;相关刑事案件均为杜撰,与现实无关,不具备任何现实参考意义————预收《低烧》————-爱是一场旷日持久的低烧。-舒羽第一次见到沈约,是在江南小镇,烟雨朦胧,她推开小镇杂货店的门,一眼看到柜台后的少年。少年垂着眼,黑发微散,皮肤冷白,指间转着一支笔,解题的样子认真又漫不经心。“哥哥。”她走上前,朝他伸出手,小心翼翼问道,“我袖口的蝴蝶结开了,你能帮我系一下吗?”-十六岁时,为避家中争端,舒羽被送到江南老宅随外婆一起居住。她在那里认识沈约,少年智商过人,性子却也过分冷漠,总是安静沉默,偶尔抬眼看她,睫毛漆黑纤长。相识一年,舒羽拿他当朋友,他却不是,连她走时,他也未显不舍。她以为沈约不在乎她。直到再重逢——沈约在昏天暗地的雾色里背起她,身上气息在时光轮转中仿佛分毫未变,她在他耳边碎碎念讲话,他突然侧头,温凉的肌肤碰到她的唇。“舒羽。”他偏眸,念她的名字,瞳色深黑,嗓音质感很冷,像化开的冰。距离拉得太近,舒羽有霎时的失声,长睫翕动,若有若无扫过他的耳垂。他停步,靠近她温热的脸,耳鬓厮磨间,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很低:“舒羽,我不想只当你的朋友,你懂吗?”△小公主×美强惨△高中校园-都市

    最新章节:第 14 章 流沙|2023-08-01

  • 无人渡我 无人渡我 连载中

    点击阅读

    分类:其他类型|

    【每晚六点更新。】–他是我的雪山,是我度不过的玉门关。分手多年,虞乔再遇前男友,男人身姿挺拔,黑色衬衫冷淡清隽,比高中时更踩她的审美点。暗色门开合的电梯之中,周宴深淡淡看她,目光无波无澜,抽走被她攥住的衣服,嗓音冰凉略带嘲弄:“我们之间——”“有说好久不见的必要吗?”–虞乔高中时明艳漂亮,高考结束把年级第一的学霸追到手,可惜轰轰烈烈的恋爱以分手收尾。重逢后半年,湿漉雨夜,她从投资酒会上跑出来,细吊带勾着玉肩,不顾被打湿的丝绒裙摆,坐在台阶上仰头看向把伞遮到她头顶的男人。“周宴深,”她张开手,可怜巴巴地撒娇:“我喝酒了,好难受,带我回家。”黑伞下的女人明艳招摇,即便在雨夜,薄薄肌肤也白得发光,故作可怜的姿态是她一惯常用的手段。然而最终,周宴深还是俯下身,抱起她。–她笑得那么漂亮,狐狸般灵动狡黠,没人比周宴深更想掐住她下巴掠夺她的氧气。可他知道,虞乔这一秒有多乖,下一秒就有多狠心。–女明星×外科医生–久别重逢/破镜重圆文案存档于2022/8/2——————预收《春风眷我》——————婚后三个月,叶青澜和周别鹤还是相敬如宾。周别鹤在商场上手腕凌厉,为人却温和,心思着实难猜,娶她,也不过是顺着长辈的意思。叶青澜觉得,如此井水不犯河水,她很安心。直到某天夜里凌晨三点,她因为工作陷入瓶颈,心血来潮想去看海。正在收拾行李的时候,门忽然打开,原本出差在外的周别鹤推着行李箱站在门口。他穿着黑色西装,外面是同色系的过膝大衣,身姿颀长清贵,望向她意外道:“你要去哪?”青澜一时有些尴尬:“去看海……”她本以为,如周别鹤这种分秒如金的人,必然对她这种行为嗤之以鼻。谁知门外的男人慢慢笑起来:“那正好,我也不用放行李了,直接和你一起去。”那日潮退的海边风大,周别鹤替她围好羊绒围巾,轻声温柔问道:“青青,我可以吻你吗?”–春风不眷你,我眷你。温柔美人×腹黑总裁本文又名:是他先动心十几万字甜文,无虐~

    最新章节:第 86 章 高中14|2023-03-31

  • 如虹不落 如虹不落 连载中

    点击阅读

    分类:其他类型|

    【每晚七点,日更。vb:@周镜周镜】-纪筝从小生得明媚又漂亮,被众星捧月着长大,唯一动心是在大二这年。对方是整个南大仰慕的计科院男神,清隽冷漠,高不可攀。雨天,她追上淋在雨中的人,踮脚伞举到他头顶:“我送你吧。”青年一身黑衣,冷情气质浑然天成,盯着她:“不用。”-没人认为高岭雪会为人折腰。直到校运动会上,无数人为了周司惟夺冠欢呼喝彩。纪筝作为礼仪给他颁奖,拥抱的一刹那,他靠到她耳边,嗓音轻哑:“这是独属于第一名的奖励吗?”——就像隔晚,他圈她入怀,温柔的吻印在额间,贪恋又卑微:“能不能只喜欢我?”后来她一走了之,要了周司惟半条命。众人眼中的天之骄子,像主心骨尽失,骄傲寸寸崩塌。-再重逢时,周司惟已是行业顶贵,惹无数青年媒体追捧。纪筝因家中事故回国,咖啡厅中,他推出一份合约,盯着她,平静淡漠:“和我结婚,我帮你。”“我爱她,胜过自己千万倍。一生囹圄,只为走到她身边。” ——周司惟冷淡深情×天真善良翻译师×互联网新贵双初恋|男暗恋女|大学到都市|破镜重圆————下本《少女的祈祷》求收藏吖————与顾连洲重逢时,楼梯间,光影一明一暗,男人骨骼分明的手扣着蓄势待发的扳机,漫不经心撩眸,眼尾锋利,看向被逼入死角的罪犯:“别挣扎了,没用。”罪犯伏法后,在医院里,队友同温意握手,赞温医生临危不乱,顾连洲语调慵懒,笑着开口:“这是我——”“顾队长,”温意面无表情,打断他:“初次见面,您多关照。”顾连洲眯起眼:“长本事了,连哥哥都不认?”她神情分毫不变,疏离冷漠:“不好意思,我出过车祸失忆了,不重要的人和事都不大记得。”–16岁时,温意偷偷喜欢上闺蜜的哥哥,对方随性张扬,生着一双漆黑狭长的眸,五官出色到极具攻击性。她生来乖巧温软,悄悄把他放在心里,成为一整个少女时代的祈祷和长愿。高考毕业,温意鼓起勇气,一腔热忱惨遭拒绝。然而多年后,她同别人约会当晚,却被顾连洲扣着手腕,逼到角落。男人轻而易举抵住她膝盖,气息寸寸落入脖颈,冷笑:“就他你也看得上?”温意背靠着墙,一言不发,抬脚狠狠踢他。旁边眼里一向骄傲狂妄的顾连洲,却是沉默片刻,漆黑眉眼缓缓垂下,低声问:“如果他有机会,那能不能也给我一个机会。”–暗恋无声,他的回响震耳欲聋冷痞骄傲×清冷独立刑警队长×外科医生-认识你的每一天,我都活在吊桥效应里。

    最新章节:第 93 章 特别番外|2022-06-11

1

热门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