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醇白 作品集

  • 你懂不懂 你懂不懂 连载中

    点击阅读

    分类:其他类型|

    ■破镜重圆 | crush向 | 错轨迷恋 | 弱势者拿捏■冷酷野狗拽哥×团宠可爱小淑女■wb@是醇白|零点日更|下本《嘴硬》求收藏   沈爰(yuán)出身名门,被兄弟们护着捧着,容不得他人觊觎沾染。 唯一的疏漏——是那个叫易慎的男人。 据说他来历不明,性情阴鸷,混不吝又目中无人,野狗似的又浑又傲。  某天大哥站在路边笑着劝老二:“圆圆总会认识其他男生,只要德行兼备,多个人照顾不是坏事。” 话音刚落,两人眼见白嫩嫩的沈爰追着个黑衣的高大男生,软音嗔怪:“你走慢一点…我跟不上了…”   易慎一转身,眉眼压得阴沉,明显没好脾气。 沈爰没刹住脚直接撞进他怀里,吓得往后退两步惊慌,脸红个透,哪还有平时稳重优雅的样。   他抄着兜睥睨,连口都没开,光用那双漆黑的眸盯着她。 半晌,一挑眉,逗弄意味昭然。   撞见亲妹追着死对头跑,二哥两眼一黑。 谁都行,就这浑种不行!   2/ 那时候认识易慎的,都知道他把一个娇小姐惯得没边儿,死心塌地,听着就离谱。 可还是没人看好,因为易慎就一寒酸野狗,野狗怎配公主? 后来沈爰甩了易慎,众人叫好。 分手那晚下了暴雨,易慎眼神骇人,在她家门外站了一夜,淋了一夜,动都没动过。   3/ 久别数年再遇,易慎已成权贵,走到哪都有人躬身示好。 他不再给她眼神,也不会再回头 。  沈爰急着寻他,脚下没看路,琳琅珠宝散落一地,葱白手指在地毯上胡乱摸索时,视线恍然模糊。  这时,有人带着强悍的孤烈气场走近,在适当距离蹲下,戴着腕表的手捡起一枚欧泊。 沈爰抬头。 “跟着我干什么。” 易慎紧捏宝石的指节泛白,盯着她的丹凤眼漠情深沉,轻叱笑了:“怎么,你追我有瘾?”特别鸣谢封面制作:茗叶*排雷详细版在第一章作话哦~~=========  下本《嘴硬》求收藏清冷内向小美女×嘴贱少年感拽哥文案:一个关于酷姐拽哥某天开始误会对方暗恋自己的故事。  问:急,斗了好多年的死对头某天开始突然对我眉来眼去怎么办?是劝他去看眼科,还是直接抠瞎他那俩眼睛?  问:最近才发现有个女孩暗恋我好多年,我说不想耽误她,她骂我傻逼。伤人心了,怎么哄?姜蘅亲眼看见自己的照片摆在谢肖礼桌面上时,心情很复杂。完了,铁暗恋我。她回头,和刚进来的他对上眼,“……谢肖礼,你是不是有病。”2.    姜蘅和谢肖礼是出了名的针锋相对,姜蘅孤傲,谢肖礼嚣张。从高中斗到大学,姜蘅嘲他自恋,谢肖礼讽她爱装,俩人坐那儿光互怼就能持续三个小时不带重话。两人无尽的较量结束在谢肖礼挨学校处分,取消一切评优那天。谢肖礼把人打进了医院。因为对方欺负姜蘅。在场的人往外传:当时姜蘅眼圈一红,谢肖礼就疯了。    高傲女×嘴贱男自持清高×热衷挑战

    最新章节:第 91 章 Heated|2024-02-22

  • 你睡了吗 你睡了吗 连载中

    点击阅读

    分类:其他类型|

    下本联动文小淑女×野狗《你懂不懂》求收藏!■喜欢就收藏啦!|久别重逢|双向救赎|伪兄妹■失眠症×嗜睡症 | 嘴硬拽妹×腹黑笑面虎■0:00日更 | wb@是醇白 为了活命,明寐搬出大学宿舍,但是她怎么都想不到和自己合租的人是自己的前继兄。   景淮单臂撑着门,一身灰白睡衣,黑发凌乱眉眼怔松,半睁的桃花眼中尽是慵懒。 明寐挑眉,脱口而出,“哥…?”   他轻哧一声,嗓音卷着初醒的沙哑:“还叫哥呢?”  ②  隔了几年再遇,景淮目光穿梭众人叫出了她的名字,明寐低着头嗖嗖地逃,头都不回。 把他一个人晾在众目睽睽下,被那么多人打量。 他无言微笑。   再后来。 明寐的黑眼圈越来越重,脸色越来越难看,反成了前校草景淮的跟屁虫——像个急着扒他身上吸阳气的女鬼。   这说法不是空穴来风,有人亲耳听见,那个黑发飘飘的女生一脸急切,追着那位如沐春风的帅哥,毫不知害臊,声音不小:“景淮!”   她环顾四周,压小声音,急得快哭:“到底哪天才能跟我睡。”   景淮慢悠悠回头,他扫了一眼旁边偷听的。 俯身下来,笑意深不可测,温柔瘆人。 “我不能辜负你嫂子。”   路人:…?  明寐顺着他瞬间的视线,瞟见余光的路人。 火从胸口冒,她内心气笑,追上去抱住他胳膊更加楚楚可怜。  “可是你不也已经知道了吗!” “嫂子和我男朋友,他们…!”  路人:……!?? 我点进了什么奇怪的频道!!*明骚×暗骚 / 最后一段当然是开玩笑啦~=================下一本《你懂不懂》求收藏!易慎×沈爰(yuán)乱巷出身野狗×团宠优雅小淑女   沈爰从小是被无限的爱捧着长大的。 邻里夸她懂事礼貌,父母爱她如掌上明珠,哥哥们更是瞧不得她受零星委屈,要什么给什么。    沈爰的三个兄弟,大哥绅士儒雅,二哥开朗潇洒,三弟臭屁聪明。 三个男生帅得各有千秋,这让大家都笑称,从小看着帅哥长大的沈爰估计很难恋爱,眼光不知道要高到什么地步。   哥哥们更是看妹妹看得紧。 那天老大老二接她回家。 大哥站在路边笑着劝老二:“圆圆总会认识其他男生,只要德行兼备,多个人照顾她不是坏事。”   话音刚落,两个人的余光扫见妹妹娇小的身影。 两个惜妹如命的男人眼见着,白嫩嫩的沈爰追着个一身黑衣的高大男生跑,小短腿都快捯不过来。   软飘飘的声音带着嗔怪:“你走慢一点…我跟不上了…”   男生一转身,眉眼压得阴沉,明显没好脾气。 沈爰没刹住脚直接撞进他怀里,吓得往后退两步惊慌,哪还有平时稳重优雅的样。   他双手抄着兜睥睨,连口都没开,光用那双漆黑的眸盯着她。 半晌,一挑眉,呵斥的意思昭然。   二哥扫见那人的脸,血压飙高,两眼一黑。 他认得,专业同学,都不是眼熟的程度,是踏马的他最瞧不上的痞浑种——易慎。   那天晚上沈爰回家。 头一次,哥哥们没给她留饭吃,沈圆圆委屈极了。   然而二哥杵在一边,环胸气笑:沈爰,沈家的米不是留给你追野男人吃的。 大哥默默把冰箱电子密码换掉,笑得无害:圆圆,哥哥给你做饭,不是让你吃饱出去受别人委屈的。 三弟盘腿在沙发打游戏,乐了:哈哈,活该。 沈爰:QAQ

    最新章节:第 59 章 GoodNight|2023-09-11

  • 蝴蝶轶事 蝴蝶轶事 连载中

    点击阅读

    分类:其他类型|

    下本姊妹文《你睡了吗》求收藏^3^■久别重逢|破镜重圆|双向招惹|互为猎物京圈痞凶坏种×心机胆小软妹vb@是醇白 | 0点日更   六年前,许砚谈和岑芙是两条平行线上的人,没人会把他们放一块想。 岑芙怯懦循规,许砚谈妄为放肆。 连岑芙的姐姐岑颂宜——那个美艳的表演系花死心塌地都追不上他。 聚会上,别人暗地笑谈姐妹俩:“她妹是她爸妈为了小宜治病才生的。” 岑颂宜揽着朋友,笑着玩乐没否认。 岑芙低着头听,手指抠得泛白。   许砚谈懒恹恹窝在一边儿,余光扫了眼,勾着唇与他人碰杯。①岑芙想给常年打压自己的岑颂宜找点不痛快,但是选错了法子。 不该去惹许砚谈。 灯光暧昧的酒吧里,岑芙假借被人撞到摸了许砚谈的手。 他那迭着青筋的大手,好似一把就能掐死她。   摸了下一秒,岑芙后悔了,吓得后背发凉。 她低着头退了两步想跑,忽然被他慢悠悠叫住:“姑娘。”   许砚谈懒散地坐在吧台边,掀眼的瞬间,女孩一双含着畏惧的小鹿眼印在他眸底。 她站在那儿,红润眼梢,显得脆弱又可怜,被越来越多注意到他们的人打量。    许砚谈手里玩转着酒杯,笑了:“摸完就跑?” 岑芙肩膀一抖,仿佛掉入猛兽群的弱小动物。  ②分别数年,岑芙想不到会在自己同学的婚礼上再见到许砚谈,据说是陪一个女同学来的。 看着他们挨在一块有说有笑,岑芙懒得再看,在没人注意的时候起身离开。   走到出口,她被倚在一边等待许久的许砚谈拦住。 许砚谈眼眸漆黑深邃,看不透情绪。 他把烟掐了,语气懒散:“还认得我么。”   “许砚谈,被你耍着玩那个。” [亲爱的小姐别怕天性放肆,] [你剖白了蝴蝶耳尖的轶事。]文案定于2022.3.20=■下本《你睡了吗》也求个收藏嘛男主在这本会出场哦■男暗恋女|久别重逢|蓄谋已久|伪兄妹失眠症×嗜睡症嘴硬反骨小拽妹×假温柔真腹黑大帅哥  明寐怎么都想不到和自己合租的人是自己的前继兄。  景淮单臂撑着门,一身灰白睡衣,黑发凌乱眉眼怔松,半睁的桃花眼中尽是慵懒。她挑眉: “哥…?”  景淮轻哧一声,嗓音卷着初醒的沙哑:“还叫哥呢?”

    最新章节:第 102 章 Butterfly(全文完)|2023-05-08

  • 航迹云形成的理由 航迹云形成的理由 连载中

    点击阅读

    分类:其他类型|

    下本《蝴蝶轶事》刺头浪哥×心机软妹/求收藏【日更|双向暗恋|后知后觉|求收藏!!】失忆耿直小美人×散漫不羁校草酷哥   崇航校草骆杭,学校行走的招生简章。 当时飞行专业帅哥在台下彩排,他一身随意冲锋衣,倚靠在主席台上。 眉眼疏懒勾着笑与人闲谈的模样,夺走了众人目光。 天之骄子,生而傲慢。   而这样与云迹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人,却出现在她家门口。 骆杭向她伸手,还是笑得那么懒:“你好,骆杭,你哥同学。” 云迹双眸懵懂,忽然往后退了三步,声音十足颤抖:“你…离我远点。” 骆杭轻挑眉梢,手腾在半空。  继兄走过来护着云迹,笑他:“骆杭,你丫也有在女生身上吃瘪的一天。” “告诉你,别打我妹主意啊。”   2/ 众人都觉得是云迹借继兄的关系缠着骆杭,毕竟她那么普通。 然而,在不为人知的街角,那个受人仰望的天之骄子甘做俯首败将,低嗓干涩。 “喜欢你的人那么多,不差我一个。” “云迹,你懂我意思么。” “我想讨个追你的机会。”  3/ 一场事故,夺走了云迹大部分的记忆。 生活被各种谜题包围,在街角书店,她在秘密交换处用自己的东西换走了陌生人的日记本。   云迹追随着这个叫“坦克”的胖女孩留下的日记和照片,一点点揭开,阅读了她对骆杭的暗恋。 日记到后面,女孩的暗恋越来越苦,她也就越来越讨厌骆杭。   后来,在高中同学聚会上,她被人惊愕地指着喊:“你是那个爱拍照的坦克!?” 眼泪落下时,她解开了自己身上的谜题。   她温热模糊的视线骤然被高大的身影护住。 骆杭面色不虞,略带阴鸷地扫了他们一圈,众人噤声。   带着她离开,骆杭的眉目隐忍着无奈,“都说了不让你去。”   “看不上我行,别躲我。” “就当可怜我等你这么久。”  【她用现在的秘密换回了以前的秘密,揭开了带着刺的爱的真相。】【残酷的人生里,有人始终如一的爱她。】  ※女主没减过肥,瘦了不是因为男主,非俗套剧情,诚邀可爱的你一起陪我看完这个温暖的故事※男女主所有感情变化与女主容貌体型无关/勿杠●●●下一本《蝴蝶轶事》●●●求收藏!!文案如下↓浪子痴情/双c/破镜重圆刺头浪哥校草×心机小白兔   岑颂宜是表演系数一数二的美女,为人张扬又明媚,只有少数人知道她还有个同胞妹妹。 朋友跟别人笑谈:“她妹是她们爸妈为了小宜治病才生的。” 岑颂宜靠在一边,笑着玩乐没否认。   岑芙就坐在旁边,低着头听着,手指抠得泛白。  1/   所有人都知道岑颂宜在追学校出了名的浪荡帅哥许砚谈,死心塌地追,却怎么都抓不住那朵高岭浪花。   灯光暧昧的酒吧里,岑芙假借被人撞到摸了他的手。 触碰到许砚谈那微突着青筋的修长左手时,岑芙忽然后悔自己的冲动。   她低着头退了两步想跑。 被身后的男人叫住:“姑娘。”   许砚谈懒散地坐在吧台边,掀眼的瞬间,女孩一双含着畏惧的小鹿眼印在他眸底。 她站在那,被越来越多注意到他们的人打量,红润眼梢,显得脆弱又可怜。   许砚谈手里玩转着酒杯,笑了:“摸完就跑?”   岑芙肩膀一抖,仿佛掉入猛兽群的弱小动物。 她想给岑颂宜找点不痛快,却选了一条最错误的路。 不该惹上许砚谈。2/   分别数年,岑芙想不到会在自己同学的聚会上再见到许砚谈,据说是陪一个女同学来的。 看着他们挨在一块有说有笑,岑芙不想再给自己找不舒服,在没人注意的时候起身离开。   走到走廊出口,她被倚在一边等待许久的许砚谈拦住。 许砚谈眼眸漆黑深邃,看不透情绪。 他把烟掐了,语气懒散:“还认得我么。”   “许砚谈,被你耍着玩那个。” [亲爱的小姐别怕天性放肆,] [你剖白了蝴蝶耳尖的轶事。]

    最新章节:第 13 章 序号NO.13|2022-10-09

  • 春樱布蕾 春樱布蕾 连载中

    点击阅读

    分类:其他类型|

    【下本《航迹云形成的理由》求收藏】【年龄差七岁/追妻hzc/喜欢就收藏哦】wb:@是醇白(开文抽奖进行中)味觉障碍阴鸷投资大佬×烘焙博主甜豆软妹覆手翻云新家主×寄宿保姆家女儿  应樱初中时父亲去世家底掏空,妈妈是在计家资历最深的保姆,计家老爷子好心收留她们母女住在别院。 她住进来时短暂见过那位几乎不回来的长子,眉眼锋利,倨傲冷艳,穿着一身整齐制服意气风发。   再见他已是八年后,应樱听见家仆们都议论那位大少从部队退下来后得了精神障碍,尝不出任何味道,无滋无味的过活。 计戍寻回来以后性子变得古怪又阴鸷,一个月身边伺候的人换了三批,没人做得来。 妈妈提醒别惹到他,所以她只要见到就低着头走。   直到那晚上她撞见计戍寻偷吃她做的甜品,他目光冷如冰霜,吓得应樱心里一颤。 他吃得理所当然,走之前还撂一句:“太甜,下次注意。”   应樱惊愕:他不是尝不出味道吗!?  2.   没两天,应樱就被大少点名叫进主院。 她走进昏暗的书房,对上计戍寻喜怒不察的眼眸,不敢说话。    他问:“会做饭?” 应樱点头。 “从今天开始搬来主院。” 她继续点头,然后猛地抬头,傻了:“啊?”   应樱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这位家主对她的态度变了。 从“今天的不好吃。” 到“别随随便便就跟人笑。”   新做的樱花布蕾让他随意放在桌子上。 应樱被他捞进怀里,她又悸又惊:“不是...要吃东西吗。” 计戍寻依旧面不改色,挂着那副寡淡神情,眼底却幽浑,侵占欲昭然显露。   他控着小姑娘盈盈一握的细腰,往自己怀里送,闻着她颈窝处的甜味,笑了:“嗯,正要吃。”  3. 离开计家后,当应樱以为自己和计戍寻终于断了关系,相忘于人海时。 暴雨夜里,她打开门,浑身淋湿的他毫无征兆地出现在眼前。 应樱心里一急,赶紧关门,被他一手撑住门板。  黑发顺着脸颊滴水,计戍寻眼底灼热,声音沉重发哑:“应樱,我没你不行。”●●●下一本《航迹云形成的理由》●●●求收藏!!文案如下↓失忆耿直小美人×吊儿郎当校草酷哥   苏航校草骆杭,入学一年就成了学校行走的招生简章。 当时穿着整齐制服的飞行专业帅哥在台下彩排。 他一身随意冲锋衣,倚靠在主席台,眉眼疏懒勾着笑与人交谈的模样却夺走了众人目光。 天之骄子,生而傲慢。   而这样与云迹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人。 有一天却出现在她家门口。 出于礼貌,骆杭微微俯身向她伸手,还是笑得那么懒:“你好,骆杭,你哥同学。” 云迹双眸懵懂,半晌,忽然往后退了三步。 声音十足颤抖:“你…离我远点。” 骆杭轻挑眉梢,手腾在半空。 继兄走过来护着云迹,笑他:“骆杭,你丫也有在女生身上吃瘪的一天。” “告诉你,别打我妹主意啊。”   2/ 一场事故,夺走了云迹大部分的记忆。 生活被各种谜题包围,例如不懂为什么在航天大学学英语,不懂为什么身上留着各种伤痕。   在街角书店,她在秘密交换处用自己的东西换走了陌生人的日记本。 她追随着这个叫“tank”的胖女孩留下的诗和照片,一点点揭开,阅读了她对骆杭的苦恋。 日记到后面,女孩的暗恋越来越苦,她也就越来越讨厌骆杭。   后来,在高中同学聚会上。 她被人惊愕地指着喊:“你是那个爱拍照的坦克!” 云迹的眼泪倏地掉了下来。   她温热模糊的视线骤然被他高大的身影挡住。 骆杭面色不虞,略带阴鸷地扫了他们一圈,众人惊愕地噤声。   他将她拽进无人包间,昏暗中他眉目隐忍着无奈。 骆杭的声音极低:“云迹,这么久了,真不能给个机会?”   “多少赏句话吧?祖宗。”     从地面仰望航迹云 连与你搭话都做不到的我想着 那会不会是飞机的眼泪呢

    最新章节:第 13 章 经典英式司康|2022-08-08

  • 小醋栗 小醋栗 连载中

    点击阅读

    分类:其他类型|

    【下本《春樱布蕾》求收藏文案在最下!】【零点双更求收藏|微博@是醇白】“如何评价初恋当了我的主治医师又成我邻居这事儿?”笨蛋美人作者×精英高冷眼科医生娇憨明媚×不善言辞    一别九年,司栗再见到时睦州是在医院。 那个对一切都漠然视之,却偷偷从班主任那儿给她拿回小说的高冷少年,如今成了声名显赫的眼科医生。 事业受阻,家庭复杂,处境艰难时独自就医已经够惨了,一推门看见那医生还是被自己狠心甩了的初恋前任。 司栗整个人裂开:...我真的谢谢。  她刚想借个由头跑,下一秒时睦州缓缓抬起视线,寡淡的目光落在她脸上,语气轻描淡写的:“司栗,是么?” 仿佛从不认识的口吻宛如一盆冷水从头灌到脚,司栗清醒了。  1/  时睦州在仁华医院颇受盛誉,诊断果敢技术精炼,医德高尚,就是人太冷了,像个没有感情的木头。 为了重拾过去对写作的热爱,也为了弥补过去的遗憾,司栗再次开启漫漫追木头路。   在司栗不断刷存在感的过程中,护士们眼见着时睦州被她一回回追出了脾气。 “时医生,今天能允许我追你了嘛。下班一起吃饭好不好?” “要是没有就诊问题就出去。”    “我没那个闲心再陪你玩。”时睦州抬眼,司栗泛红的眼圈印在他眼底。   他握着笔的动作一顿,时睦州偏开视线正色道:“司栗,别跟我撒娇,没用。” 司栗揉了揉过敏发痒的眼睛:?可你耳朵红了。   “……胡说。”  2/   医生们凑在一块吃瓜,正赌这位漂亮患者什么时候会放弃呢,就见—— 医院外倾盆大雨,时睦州为那位高挑漂亮的女士撑伞,伞面完全倾向她,自己的肩膀全湿。   时睦州眼神浑邃,表情隐忍又阴沉,“相亲?你不是在追我么。” 雨雾弥漫中,他的语气含着哄劝:“司栗,不去行不行?”  同事们纷纷诧异地面面相觑。====下本《春樱布蕾》文案见下====味觉障碍阴鸷投资大佬×烘焙博主甜豆软妹覆手翻云新家主×寄宿保姆家女儿(年龄差八岁)    应樱初中时父亲去世家底掏空,妈妈是在计家资历最深的保姆,计家老爷子好心收留她们母女住在别院。  她住进来时短暂见过那位几乎不回来的长子,眉眼锋利,倨傲冷艳,穿着一身整齐制服意气风发。    再见他已是八年后,应樱听见家仆们都议论那位大少从部队退下来后得了精神障碍,尝不出任何味道,无滋无味的过活。  计戍寻回来以后性子变得古怪又阴鸷,一个月身边伺候的人换了三批,没人做得来。  妈妈特意提醒她不要惹到大少,她只要见到就低着头走。    直到那晚上她撞见计戍寻偷吃她做的甜品,他目光冷如冰霜,吓得应樱心里一颤。  他吃得理所当然,走之前还撂一句:“太甜,下次注意。”    应樱惊愕:他不是尝不出味道吗!?  2.    没两天,应樱就被大少点名叫进主院。  她走进昏暗的书房,对上计戍寻喜怒不察的眼眸,不敢说话。     他问:“会做饭?”  应樱点头。  “从今天开始搬来主院。”  她继续点头,然后猛地抬头,傻了:“啊?”    应樱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这位家主对她的态度变了。  从“今天的不好吃。”  到“别随随便便就跟人笑。”    新做的樱花布蕾让他随意放在桌子上。  应樱被他捞进怀里,她又悸又惊:“不是...要吃东西吗。”  计戍寻依旧面不改色,挂着那副寡淡神情,眼底却幽浑,侵占欲昭然显露。    他控着小姑娘盈盈一握的细腰,往自己怀里送,闻着她颈窝处的甜味,笑了:“嗯,正要吃。”

    最新章节:第 56 章 会不会有人可以明白|2022-07-07

  • 听见没 听见没 连载中

    点击阅读

    分类:其他类型|

    别名《酥芒》听力障碍落魄小美人×冷拽大佬系草【家人们求收藏!下本《小醋栗》也求收文案下拉↓】0点日更wb:@是醇白 聂凛二十多年来一向桀骜不驯,自恃倨傲,就算装b也有的是资本,到哪都是别人看他脸色行事。 除了高三那年追邻居小千金,表白被泼了一盆冷水那件事儿以外。 研二搬校区,听说美院有个出了名的拽妹,各种各样的男生前赴后继使尽浑身解数,都没能让她恩赐一句话。 聂凛一开始还嗤之以鼻,扬言这种欲擒故纵的他见多了,直到那天去美院找朋友偶见拽妹本人。 他愣在原地,瑞凤眼眯起,阴愠的视线紧跟着那抹熟悉的身影不放,忍不住自嘲一笑。 因为他叫了她的名字,但她连头都没回。 1/ 校内都传,苏芒珥惹了计算机系的那位大佬,这阵子被折腾得狼狈不堪,众人笑她也有吃瘪的一天。 苏芒珥虽被他来回捉弄,但聂凛脾气却越来越臭,因为无论怎样她都不肯服软。 后来他知道,她之前不是拽也不是欲擒故纵,是因为她根本听不见。 外面倾盆大雨,浑身湿透的苏芒珥拎着用自己兼职挣的钱给他买的昂贵餐点,站在他面前,冻得说话都抖:“聂凛,你,你能,消气了么。” “你,你往前走,几步说,我,我听不见。” 他活这么多年,头一次发自内心觉得自己真他妈是个畜生。 2/ 就在大家都在等着看苏芒珥的笑话时却惊愕地发现,无论她走在哪,聂凛都在身侧护着,那神情那语气温柔得旁人听了都觉得惊悚的程度,他凑在她耳边:“苏芒珥,我说喜欢你,听见没?” 苏芒珥被惹得微微战栗,目不斜视道:“没,没听见。” 他反倒笑了,伸手捏捏她的耳垂,缱绻低语:“嘁,撒谎,明明都红了,小耳朵。” ps:女主听力障碍后期会治愈标签:一物降一物/双向救赎/久别重逢文案定于2021.11.28封面特别鸣谢夹竹桃图铺的两位太太,感谢你们的绝美作品!------------------------下本同城系列文《小醋栗》求收藏!“如何评价前任当了我的主治医师又成我邻居这事儿?”笨蛋美人作者×精英眼科医生乖张单纯×腹黑闷骚   时睦州可称为仁华医院眼科之光,诊断果敢技术精炼,医德高尚。 在其他医生眼中,司栗只不过是时睦州每天上百患者里的情况较为轻缓的一个。 可在当事人看来,最狼狈的时候独自就医已经够惨了,一推门看见的医生还是被自己狠心甩了的初恋前任,这社死境况简直是地震级别。 司栗整个人裂开:...快跑。   都知道时睦州性格过于寡淡,惜字如金,像个只会治病没有任何情绪的机器人。在那位漂亮的患者次次复查的过程中,护士们眼见着时睦州被她一次次撩出了脾气,露出了不耐微愠怒的神色,纷纷喟叹:时医生估计要把这个患者拉黑名单了吧。   然而,医生们从那个双门通开的诊室里听见时医生与那个难缠的患者的对话。 从面无表情的: “没到看诊时间,出去。” “害怕就别治。” “别动,我的手只要偏一厘米就能扎瞎你。” “这是医院,别问除看病的问题。”   到后面带着无奈笑意的: “十点前老实睡觉,别折腾我,我就让你平安走出治疗室。” “点了麻药就不疼了,别怕,马上结束。” “你要相亲?不行,治疗后需要多休息,别往外跑。” “今天晚上想吃什么?我去买菜。”   同事们后来看见了他们两人指间戴着的同款素戒,纷纷闭嘴瞠目。

    最新章节:第 81 章 81分贝(终章)|2022-04-23

1

热门作家